Build a tower, build a team

01/5/2011

Tom Wujec 在TED上的一段演讲,主题是:建造高塔,建立团队

这是一个关于“棉花糖高塔问题”深度研究的演讲报告
“棉花糖高塔”就是给一个小团队(大概4人)四样东西,分别是意大利面20根、胶条一英尺、细绳一英尺、棉花糖一颗,团队成员在规定的时间内用这四样工具将意大利面搭成一个塔,塔的形状不限,最后要把棉花糖放到塔尖(如下图所示),哪个组的塔最高哪个组就获胜

这个问题有几个关键点

  • 塔既要高又要有承载一颗棉花糖的力量
  • 材料有限,时间有限
  • 要和你的团队成员一起完成

Wujec在对不同人群解决棉花糖高塔问题的研究中得出了一些有趣的结论,有些在意料之外,但细想想却也在情理之中

幼儿园刚毕业小朋友战胜了商学院的毕业生
其中一张图表列出了各种人群搭建塔的平均高度以及所有人群的平均高度,结果显示刚从商学院毕业的学生搭的平均高度最低且低于总体人群的平均数,而那些刚从幼儿园毕业的小朋友反而表现的很出色,不仅高于商学院的学生,还高于总体的平均数,而且他们所搭出来的塔的造型也充满了想象力。原因是什么呢?那些刚毕业的商学院学生或许急于要把自己所学都应用上,计划、团队、目标,他们用各种方法尽可能使塔更高,而在最后时刻才把棉花糖放上,结果塔无法承载重量而轰然倒塌,而小朋友们则更关注与棉花糖,他们始终让棉花糖在上面,然后不断完善和修正下面的塔结构,直到无法改进或时间截止。熟悉软件开发的朋友或许也能看出这其实有点像瀑布开发和迭代开发的对比

感想:听上去很简单不是么?但是我们常常犯这样简单的错误,最根本的原因是人们很容易忽略生活中的“棉花糖”,总是把它当成目标而不是过程的一部分,结果到最后功亏一篑。有时候,像孩子一样思考并不是坏事,可惜的是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的被培训,不断的被告知什么是做事正确的路线,于是慢慢丧失了用孩子方式思考的本能

架构师和工程师搭的最好
架构师和工程师们击败了所有人群,取得了平均高度最高的成绩。这并不意外,他们懂三角结构,懂建筑力学,他们有工作经验,知道如何控制工程质量,所以胜出也符合常理。

感想:学校学的东西很重要,不过如果像那些商学院的学生上来就强加与实际工作中,反而有可能适得其反。学而时习之,才能在现实生活中得心应手

10000美元引发的血案
在一次10个小组的竞赛中,有4个组没有搭出能撑起棉花糖的塔。而后Wujec突发奇想,设立了一个10000美元的奖金:在规定时间内搭出最高的组将获得这笔奖金。大家异常兴奋,可是结果是什么?没有一组得到了奖金!是的,所有的组搭的高度都是0,没有一个可以撑起棉花糖的塔,哪怕是一英寸的塔。我想他们一定捶胸顿足,假如就是常规搭建一个塔,也可以轻松拿到不菲的奖金。可惜没有假如,大家都在拼命的追求高度,结果是全输

感想:钱是个好东西,但也可能毁了一切。在没有奖金的情况下,大家都能搭出个差不多的塔,可惜一旦有了巨额奖金,所有人都疯狂了,事情到此,目标的本质已经发生了变化,虽然还是评比谁搭建的最高,但是大家脑袋里想的都是奖金,搭建的过程被下意识的放到了次要地位。其实静下心来,潜心做事,专注过程,保持目标,钱自然会到来,钱只是目标的副产品

CEO + CEO < CEO + 助理
如果在一个CEO组成的团队里增加一个CEO行政助理,这个团队搭出的高度会显著提高,有点揶揄的感觉哈…

感想:一个CEO应该适当的放权,把一些繁杂的事情交给助理,留下更多的时间来思考和执行

Wujec说“Every project has its own marshmallow”
其实人生也是一样,我们每个人的棉花糖都一直在那,我们要做的就是不断把它推到新的高度

另:Tom Wujec还专门做了个网站,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看看
http://marshmallowchallenge.com/Welcome.html

Tags: 1 Comment

Inventories the invisible

12/31/2010

John Lloyd在TED上的一段演讲,主题是:概述“看不见”的含义

这里的看不见并不只包括狭义上的肉眼不可视
他例举了很多有意思的invisible thing,而这些东西,常常又对我们的生活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比如宇宙中的星系,大约有一千亿之多,如果你视力好的话,或许能看到其中的五个(当然在北京这个地方,银河也是难得一见的…)
还有我们自身的细胞。我们的头发在不断的生长,皮肤也是不断的生成新的皮层,甚至骨头也是在不断的更新(不过Lloyd忽略了神经细胞和肌肉细胞等是不能再生的),大概每隔7年,我们身上的这些细胞基本上都更新换代过了。也就是说你现在的皮肤上的细胞、血液中的细胞、骨细胞等没有任何一个细胞是7年之前的了,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

如果我们有个可以无级变焦的放大镜对准某个物体,在不断被放大的过程中,你会发现缝隙越来越大,到了原子级别时,电子和原子核间的距离也是大的惊人,原子被放大呢?质子,中子再被放大呢?夸克再被放大呢?最后你会发现好像物质都消失了,只剩下了能量…
或许可以理解我们平时看到的事物,包括我们自己,只是一个稳定的能量体,事实上没有任何物质存在

另外,还有一些东西不仅肉眼看不到,甚至精密的机器也无法观测
比如人类的意识。我们在面对面的时候,如何能看到对方的意识,如何准确的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即使最亲密的人,也只能大概感受一二。如果把这个话题引导人工智能上,我们一直再努力让机器人如何正确的做事,却很难让它产生喜怒哀乐的感情,甚至像人那样犯错
还有时间。这个东西我们看不到,也无法控制,我们能做的就是看着它一点点流逝。那么时间本质是什么?甚至有物理学家开始怀疑时间的真实性。《环球科学》在7月刊上曾经刊载了相关的文章,我们之所以感受到时间,是因为我们更习惯于从时间这个维度上去观察世界,描述各种物理现象也比较方便,但世界或许就是一个静止的状态,过去的我和未来的我同时存在着,只是因为我们沿着时间轴在做切片而已…

还有很多,像电磁波,引力,真空…

在科学发展的漫漫长路中,我们其实一直在倚仗着观察
正所谓“眼见为实”,我们看不到,我们也就无法理解
那些我们看不到的事物,只能通过一些间接手段来研究他们的原理和存在
作为个体,在其一生中又能对周遭的世界了解多少呢?

“Why are we here and what should we do about it while we were?”

这个问题确实很令人困扰,不知道此时,上帝是否在发笑

Tags: No Comments

Success is a continuous journey

12/28/2010

Richard St. John在TED上的一段演讲,主题是“成功是一条延续的旅程

在不到四分钟的视频里,他讲述了自己从成功到失败再到成功的一些感悟
其中有比较长的时间,描述了他刚开始成为富翁之后的一些变化
当他可以很轻易的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他不再积极思考,也不会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与客户沟通上,他觉得需要开始享受生活,需要类似股票、基金这种不那么辛苦的赚钱方式
他失去了Passion
但是一段时间过后,一股空虚的感觉闯进了他的心里
买了一辆跑车,就算开得再快,他也觉得不开心
最后不得不求助于医生,通过服用百忧解来缓解自己的抑郁症状
然后事业也是一落千丈

再经历了阵痛之后,Jonh终于明白,“成功并不是一条单行线,而是一个不断循环的过程”
于是又经历了7年的努力,他再次重振了自己的事业

“Money can’t buy Happy”,这是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一句话
其实会在很多名人采访中看到类似的桥段,“钱不能带来真正的快乐,钱不能买到想要的幸福,blabla”
John对这种现象给出了一个解释:人们常常认为成功就是自己达成了预期目标,但真达到这个目标后,就会丧失方向,因为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些什么了。人们常常把通往成功的路程当成一条单行线

我觉得这里面还有另一层原因,就是这个目标是不是你想要的

其实成功是什么呢?我觉得就是能持续为自己心爱的事业付出热情,并有所回报
那么什么是心爱的事业呢?就是你心甘情愿的为其付出,享受那个过程,而不是为了所谓的结果和目标
因为一旦你热爱它,就不会有尽头,当你走到这个事业的巅峰位置时,你还会不断的向前推动

但这在目前的社会里太难了,同学聚会、朋友聚会,人人都在问买房了么、结婚了么、要娃了么、娃上哪个小学了?
没有人关心你喜欢什么,也没有人说自己最近做的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目标都是被量化的,可以用来炫耀自己,也可以用来耻笑别人

回顾过往的时间,曾几何时有过真正属于自己的目标呢?
十年学习是为了高考,大学选专业是为了工作,工作是为了赚钱成家
这些不是目标,这些都是被父母、被社会、被这个时代安排好的,它不是连续的,只能强加于自己的生命
就像是通关游戏里设置好的Boss,你打赢了,就可以前进,打不赢,就原地踏步甚至重来
不过即使真的赢了,又有多少快乐?

睡前闭上眼睛的时候,不时会想起自己死后的世界
再过几百年,没有人会想起你在这个世界做了什么,获得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即使碰巧有人知道的话,那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明天一觉醒来,踏上拥挤的地铁,下一步,是为了什么…

要么去做自己想要的事,要么苟且的活

附:
Richard St. John is a success expert, but has he ever achieved any personal success himself? Let’s see what he’s done:
* Achieved corporate success as ten-year member of scientific staff at Nortel’s R&D labs
* Achieved entrepreneurial success as founder of The St. John Group.
* Won highest awards in business communications.
* Became a millionaire.
* Has a black belt in judo.
* Cycled halfway around the world on a ten-speed bike.
* Ran over 50 marathons on all seven continents.
* Climbed two of the world’s seven summits.

Tags: 1 Comment

关于骗子的一件事

12/1/2010

上周末去聚会的路上,无意间拿起手机,发现有N个未接电话,几个是家里的,几个是表弟的
给表弟打过去,他说家里有事找,赶紧回电话

我心里咯噔一下,会是什么事这么急?
赶忙给家里回电话

老爸接的…
爸:怎么不接电话?(很着急的样子)
我:手机在兜里没听见啊,家里出啥事了?
爸:你刚才给家里打电话没?
我:没有啊(奇怪中)
爸:刚才家里座机显示来了好几个你的电话,接起来也听不清说的什么,嗡嗡乱想,以为你出啥事了
我:那可能是手机误拨出去的吧?我没事,放心吧
爸:下回赶紧回电话,刚才找了好几个人给你联系,都没有接,你妈急坏了,以为出什么意外了…
我:(囧,这么严重)放心吧,家里都好吧
… … (后续省略)

挂了电话后,我看了一下手机记录,结果发现根本没有拨家里的电话
然后我反应到,可能是骗子用改号器把显示的号码改成了我的号码,然后趁机诈骗

赶紧给家里打了电话,告诉家里这可能是骗子用了改号器,以后遇到这种情况不管对方说什么紧急情况汇钱之类的,都别信,挂了电话回拨一下号码,如果是骗子,肯定就接不到回拨的电话了

没想到这样的事情都能被我遇见
万一当时骗子谎称是我的朋友,说我出了一些紧急情况,需要马上汇钱,爸妈真有可能上当
这件事更令我担忧的地方在于,骗子是如何把我家里的号码和手机号联系到了一起呢?
不得不怀疑是国内的一些机构将这种信息贩卖了出去…

各位同学可以跟家里和周围的朋友宣传一下,以提高警惕,防止受骗
另外也要注意个人信息的保密

附:改号器修改来电显示公安局来电,骗走20万

1 Comment

由白岩松“得罪人的时代”想到的

11/21/2010

我们现在每天都面临这种局面,经常有人对我说:“小白,这话有点狠啊。”没问题,40岁之后我就已经非常明确地说过,我要进入到得罪人的时代了,一个做新闻主持人,一个做评论员,如果被所有人喜欢,那是一种悲哀。

白岩松:我已经进入了得罪人的时代—-南方周末

读完这篇关于白岩松的采访,已经很晚了,刷牙期间产生了一些看法,于是写在这里

一个人失掉了一些利益,常常会感到愤怒,但吃亏本身却常常不是愤怒的来源
看中了一支股票,结果赔的很惨,自己懊恼万分,深度怀疑自己的能力,但是事后知道有内幕操作,你会怎么想?
应聘一个职位,开始一切顺利,但是在最后一关莫名其妙被刷下,只好自认倒霉,但是事后知道是有个七大姑八大姨的孩子走了后门顶替了你,你会怎么想?
生活中很多类似的事情,其实往往在知道了真相后反而会觉得更加愤怒,当然很多时候也会因为真相释然

媒体的作用就在于帮助老百姓尽可能的还原事实的真相,而真相的作用就是可以帮助人们尽可能的做出有利于自己的决定
不过真相也总是相对的,或者说是多面的,人们总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和感情需要去看待一件事情,媒体也不利外,他们都有各自的利益代表集团
而且即使同一条相对客观的报道,也会被群众解读出不同的方向
在这个社会,更可悲的是有的真相只有一面,或者连面都没有—-失语,原因你懂的

我始终相信在媒体圈中有那么一批人,虽然已经成为了人们眼中的既得利益者,但仍旧为自己还没被扑灭的理想而卑微奋斗着
他们在不断的试探着报道真相的边界,同时又在很好的保护自己,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在推动着社会的进步,而保护自己,也是为了让这种推动行为持续下去

真正怀揣理想的人应该是幸福的

November Rain by Guns N’ Roses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2 Comments